今日是:
 

地 址:眉山市青神縣工業開發區興業路

郵 箱:lu080311@yeah.net

電 話:028-38819918

手 機:13708161765

 
 
  文章詳情

以新求變轉型助中國制造突出合圍

作者:網站管理員 來源:本站原創 日期:2013-02-05 19:53:04 點擊:756 屬于:行業新聞

在全球制造業格局重構的大勢下,加快布局“再工業化”戰略的發達經濟體,以及依托低成本優勢異軍突起的新興發展中國家,已對中國制造業形成合圍之勢。

作為世界制造大國的中國已經走到了轉型升級的十字路口,告別低成本擴張模式,尋求新突破,塑造中國制造的新優勢,刻不容緩。

后危機時代迎雙重壓力

中國制造業已經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2010年,中國在全球制造業產值中的比重上升到19.8%,超過美國的19.4%,成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目前我國已有200多種工業產品的產量居世界第一位,對外出口量也是世界第一位,成為名副其實的制造業大國。2004~2010年,中國工業對GDP的貢獻率均超過40%,對GDP的拉動除2009年為3.7個百分點外,其余年份均在4個百分點以上。

然而,金融危機后,發達國家重新回歸制造業,發展中國家異軍突起,中國制造業遭遇雙重壓力。

金融危機的慘痛經歷警醒歐美發達國家,以制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才是保持國家競爭力和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基石。于是,歐美提出“再工業化”戰略,意圖重振制造業,并且引領全球高端制造業新一輪發展。發軔于歐洲的歐美主權債務危機是國際金融危機的延續和深化,是多年來西方發達國家經濟虛擬化、產業空心化,長期推行赤字財政、高福利制度以及舉債消費的結果。金融危機和主權債務危機的爆發打破了既有的國際經濟循環體系,促使發達國家開始反思、糾正以往的發展理念,進而引發全球經濟格局深刻變革。

與此同時,新興發展中國家也不甘落后,憑借低成本優勢在全球產業鏈中低端與中國展開了較量。

與周邊一些發展中國家相比,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已經成為過去時。據統計,目前越南制造業的平均工資為1000元左右,印度只有600元,而中國東部沿海的平均工資已經攀升至2500~3000元。隨著能源資源、環境和土地等要素成本的不斷上升,中國制造業的綜合成本已經不再具有比較優勢。去年以來,北京和長三角、珠三角等25個城市最低工資標準平均增長幅度已達22%。

眾所周知,中國曾經是耐克最大的全球制造基地,約四成的耐克運動鞋產自中國,但2010年越南超越中國成為耐克的最大加工廠。

可以預見,今后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中國制造業既要應對歐美發達國家在高端制造領域的挑戰,還要直面來自印度、東盟等新興發展中國家在中低端領域的步步緊逼。

轉型升級迎歷史性契機

金融危機后,無論從全球經濟格局重構,還是國內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歷史性契機已然來臨。

從國內來看,持續快速增長的國內市場將為中國制造業發展提供最有力的支撐,城鎮化將創造我國最大的內需。不要忘記,中國制造業擁有的最大優勢在于,當前中國正在開展的工業化進程與13億人口及市場緊密聯系在一起。

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中國城鎮化水平歷史性地突破了50%,達到51.27%,未來每年仍將有1000多萬農村人口轉變為城鎮人口,由此帶動的消費需求超過千億元。

放眼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仍在持續發酵。沉痛的教訓使世界各國意識到,一個強大的制造業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穩定的根本保障,一場對高端制造業的爭奪戰已經打響。值得一提的是,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的深入,機器人技術也將對中國制造帶來強有力的沖擊。富士康創始人及總裁郭臺銘去年曾表示,未來三年將新增100萬機器人取代人工工作。也許這一美好愿景未必能夠實現,但它至少預示了一種發展趨勢——“智能機器時代”或將來臨,機器人正在搶奪普通工人的工作機會。

挑戰中往往孕育著新的生機。國內外市場環境的變化,對中國制造業而言,是挑戰,更是謀求新突破的歷史機遇。不斷提升的勞動者素質、不斷完善的產業鏈條、不斷優化的基礎設施等等,依然是我國制造業參與未來全球競爭的優勢所在。

以新求變才是根本路徑

毋庸置疑,告別以往那種以資源環境為代價實現規模擴張的時代,是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必經之痛。若要改變長期處于全球制造產業鏈低端的尷尬局面,提升中國制造業的話語權,必須依托轉型升級尋求、培育新的競爭優勢。從長遠來看,科技創新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才是中國制造業實現新突破的根本路徑。

正在醞釀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將為中國制造業帶來技術上趕超的重大契機。從某種程度上說,創新可以創造需求,也可以引領需求。缺乏原創產品和創新產品一直是中國制造業的最大軟肋,若要做大做強,核心技術以及在產品設計、開發能力、營銷上的不可復制性,缺一不可。

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提高自主研發能力,朝“微笑曲線”兩端延伸,占據科技制高點是必由之路。歐美國家重提的“回歸制造業”顯然不是制造業領域的低端重復,而是高端創新,中國制造業必須直面這一挑戰。

長期以來,中國制造業不僅研發投入總量不如發達國家,研發投入占比也低于國外跨國公司。例如,2010年美國微軟公司的研發投入達到86億美元,英特爾的研發投入也有84億美元,而當年中國電子信息百強的研發經費累計只有737億元,約合113億美元。

也許有人說,國內制造企業可以通過技術合作引進國外制造業巨頭的領先技術,但若要真正掌握制造業高端技術,就必須增強自主研發能力,先人一步。

金融危機后,戰略性新興產業異軍突起,有望成為未來經濟增長的新引擎。對于世界各國而言,戰略性新興產業都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對發達國家如此,對中國亦如此。倘若能夠搭上新材料、新能源等新興產業的“快車”,在產業標準制定、新技術研發等領域取得突破,中國就有可能在全球制造業新一輪競技中占得先機,出“新”制勝。

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從制造大國到制造強國,中國制造業必須崇尚創新,以新求變。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基于過去三十年發展所積累的技術基礎和研發能力,中國制造業完全有能力在若干重要領域實現對先進國家的“彎道超越”,最終在全球制造業重構大潮中“化蛹成蝶”。(宋斌斌)  

版權所有:四川眾泰精密鑄造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四川百信智創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眉山市青神縣工業開發區興業路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